銀焜

演员的自我修养:-)

【荒川廿记】 第一记

预警:其实没有特定cp向,主要是因为荒川的cp其实我都吃【喂

这篇的灵感来源应该算是大天狗的传记2解锁条件是击♂败荒川之主二十次但是解锁内容又是歌颂伟大的黑晴明这个梗吧……

毕竟是和大天狗相关,肯定会提到的比较多吧。

很喜欢獭獭,他是我抽到的除初始式神以外的第一个式神。而且獭獭真的很好看诶你们对獭獭的颜究竟有什么微妙的误解啊!

长长的流水账,明明想写严肃认真的东西来着,写着写着画风就跑到谐星方向去了……诶看看就好。

 

============================================

 

“汝,太过弱小。”

……

“这条荒川河可不是任汝胡闹的地方。”

……

“待吾饮完这杯酒,就带汝去上游。”

……

“汝已然败了二十次,既不知如何掌控风之力,何必继续勉强。”

……

“汝的大义也不过如此,无法伤吾分毫。”

……

“吾乃荒川之主,汝走吧。”

……

大天狗又梦见了他在荒川河的日子。

自他离开荒川河已近一年,而那次告别,与其说是告别,倒不如说是他在荒川面前落荒而逃——抛下挑衅的语句,卷着荒川河的水花极快的飞走了,他甚至不敢想自己的背影有多狼狈。

 

【第一记】

 

从中部到北海道,彼时年轻的大天狗沿着关东平原,一路向着源头,经过长瀞溪谷,经过盆地,翻过秩父山,终于在甲武信岳见到了荒川。他向着浸在水边的荒川宣战,张扬的说着自己的大义,还张开墨黑的双翼摆出一副侵略的姿态来,而荒川只是抬起眼尾瞥了他一眼,悠然开口:“汝,太过弱小。”

那天,无论他怎样胡闹,甚至是卷起河水朝着荒川击过去,都会在下一秒重归平静。那是大天狗第一次真正认识到荒川的强大,也是第一次,生出了前所未有的斗志。

尚不成熟的大天狗使尽浑身解数,甚至卷烂了河边的一颗百年的杉木,却没有碰到荒川哪怕一块衣料,他攥着自己的祭扇恶狠狠地飞在半空,直到荒川又看了他第二眼,而这一次荒川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悠然起身,回家去了。

 

而后就如同是耍赖一般,大天狗在荒川河住下了。他每天都沿着河流找寻着各式各样的妖怪比试,通常是以胜利告终的,当然也不排除会被那些阅历丰富的老妖捉弄了去:他曾被惠比寿一杆鲤鱼旗给钉在了树上,那时候慈眉善目的老爷爷压着眼角的一股子邪气冲他笑:“可别看不起老人家啊,你还是太弱小了。”;他也曾被河里的鲤鱼精拿尾巴抽的翅膀掉了一大把的羽毛;被海坊主直接冲到了下游去;被河童一颗水流弹砸进河流中央,羽毛沾湿连飞都飞不起来……心高气傲的大天狗变得更为激进,满心都只剩下变强二字来。

而这些事情,荒川从青蛙瓷器那里听了个七七八八,这只每天混迹于河边各个赌局的小老头子,似乎还从大天狗的比试里小赚了一笔。荒川河比以前多了些许生气,却也失了些许秩序。

 

大天狗将这一片闹得不得安宁,不堪其扰的惠比寿和海坊主一同跑到荒川家里,一人挑了一间和室便住下了,第二天早上院子里传来一阵喧闹时他们才发现,原来曾打败过大天狗的妖怪们都忍不住跑到荒川家里避难来了。

门前的灯笼鬼不厌其烦的向他们说着先来后到的话题,荒川泡在庭院中的池子里,望着天空满脸的茫然,三尾狐伏在一旁的樱树下,有一搭没一搭地拨弄荒川的头发——他们早在荒川还不是荒川之主的时候便认识了,恐怕在整个北海道,也只有她三尾狐敢摸着荒川的头发说你最近是不是掉毛了这个话题了吧。

也许是家里突然多出来一堆人造成的不习惯,荒川有些无措的安排着小妖们去准备招待宾客的种种事物。素日里那个孤高又冷漠的帝王现在就像是初次招待朋友来家一般,看的三尾忍不住笑出了声,惠比寿则还是那一副猫儿笑的样子,倒也是没耽误着吃团子。

 

与荒川家里突然热闹起来一样,荒川河的寂静也就只是一瞬间的事情。那些低劣的小妖一只又一只的窜出来,趁着大妖不在的时候作威作福,没有一只拉下的都被每天徘徊在河边的大天狗拿来练了妖术。大天狗自觉应当不会再被鲤鱼旗钉在树上那么丢脸,便每天找寻着惠比寿的身影,连着一周扑空之后他终于从一只寄生魂的嘴里听说了那些个妖怪都暂住在荒川家的事。

找到荒川的家在哪不是难事,毕竟整条荒川河也就只有荒川的家门口有两只灯笼鬼。大天狗悬在半空看着院子里跑来跑去的妖怪们,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了地方,但是那个泡在池子里的家伙又分明就是荒川。

惠比寿将团子的竹签子往荒川的脸上戳了戳,又指了指还悬在半空的大天狗,猫儿笑笑的更加狡黠,而荒川眼睛都不抬,干脆翻过身枕上三尾狐的膝盖假寐。

大天狗面色冷清的飞走了。

 

=TBC=

 

评论(15)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