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焜

演员的自我修养:-)

【安身之所】chapter2

化妆师奥塔别克x模特尤里

非常乱的一个章节,不知道想要表达的东西有没有表达清楚。身边的基友谈恋爱必问问题:你为什么喜欢我,答不好的话这个恋爱可能就谈的会很曲折了╮(╯_╰)╭奥塔和小毛的话,始于颜值终于内心?


【二】

“你为什么喜欢我?”

“什么?”

“我说,你为什么喜欢我?或者说,你最开始是因为什么喜欢上我的?”

尤里靠在冰箱门上,看着奥塔别克放下洗了一半的碗,满脸困惑地看向他。这个问题有些难以回答,而尤里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好像奥塔别克不给出个答案来就决不罢休。

他们之间从产生好感到一室同居,全部都默契得如同说好过一样,自然而然便就明白了对方的心思,自然而然便就定下了关系,自然而然便也就滚到了一张床上。他们之间从未明白的说些什么情啊爱啊的话题,所以当尤里如此直白地问出口时,奥塔别克反而是一个字也回答不出来了。

 

模特这一行大部分人是吃青春饭的,像维克托那样能从婴儿时期火到三十而立的实属少数。同样是少时出道的尤里被迫的承受了更多的压力,圈子里的人都会下意识将他与维克托作比较,公司里的模特们也时常讨论关于尤里的各种话题,其中最多的便是“普利赛提和维克托”或是“普利赛提和阿尔京”。

前者从尤里出道时便时不时传进他的耳朵,所以他早就不再在意了,而后者被传得风生水起也不过是这几个月的事。原因是奥塔别克在停车场亲了他一口被JJ看到了,从此公司里便再没了半点安宁可言:只要有模特在场,但凡他两一同出现或是其中一人出现的时候,场面就会相当精彩。

奥塔别克听过许多说法,从尤里勾引他到他勾引尤里,没一个靠谱的,他便从不在意。每每有八卦的小模特在化妆间隙向他询问关于尤里的事情,奥塔别克永远都是一副冷漠的样子,除了命令对方配合自己的动作之外再没了别的话。而尤里先前只是听说过这些事情,与实实在在听到过还有些差别。

这天公司季度会议,几乎所有的模特都被通知到摄影棚来拍摄下一季度的宣传照,尤里也不例外。奥塔别克忙的连轴转,面前的脸是一张又一张地换,他感觉自己新买的刷子都快秃了毛,一抬眼后面还排着一队人,忍不住翻了个不那么明显的白眼。桌上的手机震了两下,是尤里发来的iMessage:“我给你买了午饭”奥塔别克还未来得及回下一条便跟了过来:“化你的妆!”后面还缀了两个emoji的表情。尤里肯定是看到他打算放下刷子回复消息才跟了这条来,奥塔别克将手机放得高了些,免得八卦的小模特眼神收不住地往上飘,尤里也注意到了这点,iMessage一条跟着一条,从正被化妆的模特吐槽到他今早做的早餐,让奥塔别克嘴角越翘越高,最后竟一下子笑出了声,害得对面的小模特分了心眨了眼,好好一条眼线一口气跑到了眉毛上,只得重新再化。

尤里的拍摄被安排在了下午,上午便没了什么事情,尤里就缩在沙发里看着奥塔别克把刷子用得花样百出,等着午休的时候把午饭带给他。

一旁的模特们在聊着“普利赛提和阿尔京”这个话题,好像没有注意到那个话题中心的“普利赛提”就在沙发上,几个好事的在反复强调着奥塔别克一定是因为长相才喜欢上的尤里,毕竟是个专业化妆师,对于长得好看的人总是毫无抵抗力的,这个说法得到了一致认同,甚至还有人说尤里要是没了这幅皮相,只凭他差劲的性格奥塔别克绝不会看他一眼,同伴补上了几句,大致的意思就是自己要是长了尤里的那张脸,别说是奥塔别克了,连维克托都能一举拿下,在公司也肯定能够混的风生水起。尤里开始时听着只是觉得好笑,后来听着听着就有些难言的不快在里头,他也说不上来具体是哪里不快,便只能敲着手机给奥塔别克发iMessage,不断骚扰正在认真工作的人。

 

从出道开始,尤里就很是讨厌那些以皮相判定自己的人,公司最一开始将“妖精的容颜”作为他的标志词,这让尤里差点和维克托闹翻,后来他结识了勇利,在一番磨合之后终于在勇利的镜头下学会了正视和利用自己的优势,几年里飞速成长为真正的“妖精”。直到现在,至少在摄影师的圈子里,他早不再是那块只有“妖精容颜”的璞玉,而是能够演绎各种身份和画面的优质模特了。

尤里还很清楚地记得JJ第一次找到自己合作的时候,奥塔别克作为专指定化妆师专程从国外飞回来,见到自己的第一句话便是:“你长得很好看,不愧是妖精的容颜。”那时候的尤里心气极盛,立刻就把中指戳到了奥塔别克面前,破口大骂:“我警告你,不要拿什么妖精来说我,我是专业的模特,不是只能靠脸吃饭的混子!”随即就被勇利给拉住了,JJ在一边憋着笑的样子,奥塔别克倒是没什么表情,只是示意他坐下准备化妆。

奥塔别克确实是说过自己的样貌的,这大概也就是自己会为那些好事者说的话不快的原因之一,另一条则是觉得有了样貌便能横行霸道的幼稚想法,简单来说,尤里为了成为一个专业模特所付出的努力,就连已经和他同居的奥塔别克都不一定全部清楚,更别说那些靠着绯闻和赞助火起来的模特了。

 

正是为此,尤里今天下了班就一直想问奥塔别克的想法,他其实不在乎奥塔别克是否在哄骗他,只是不想听到类似于长得好看这样的答案。

拜托了,千万别是——

“因为你长得好看。”

好吧,原来真的是。

尤里一瞬间感到心被攥住,他本以为至少奥塔别克是特别的,但现在看来也跳不出那俗到不行的看脸二字。

“……我去睡了。”尤里冷着脸,话语里毫无温度,膀子一甩就跑进卧室里了。

奥塔别克爬上床的时候尤里卷走了大半的被子贴着墙,只给他留了一点点被角勉强能够盖住身子。奥塔别克侧过身叫他:“尤里,尤里?”尤里没做出任何回应,甚至更向着墙贴紧了些。

“尤拉奇卡。”

奥塔别克这么叫他的时候,要么就是要说正事,要么就是他们两正在干正事。尤里停止了把自己塞进墙里的行为,但还是没回头,依旧卷着大半的被子摆出抗拒的姿态来。

“墙上凉,你不要再拱了。”奥塔别克叹了口气,又继续说,“我最一开始喜欢上你,确实是因为你的长相。

“我是化妆师,我喜欢任何一个长相好的人,但我只爱上了你一个。”

“我非常感谢你长得好看,这样我就会更快的爱上你了。”

尤里明显被奥塔别克的话说动了,被子卷松开了些,奥塔别克往那边凑了凑,又问:

“墙上凉吗?”

“……凉。”

尤里转过身钻进了奥塔别克的怀里,熟悉的体温令他很是安心。奥塔别克抱着他轻轻拍着背,尤里感觉他在亲他的头顶,就抬起头来看着他,奥塔别克伸手去拨他额前的头发:“要是你长得不好看,我也会爱上你,只是会慢一点。”

 “我爱的人是尤里·普利赛提,这和你长什么样没关系,但是你长得好看会让我更快地注意到你,更早地爱上你。”

 “所以我才感谢你长得好看,”奥塔别克将尤里抱得更紧了,“尤里,不要在乎那些人的话,他们还说我是被你潜规则的呢。”

尤里回抱了他,把头埋在他的颈窝:

“那他们说的也没什么错。”


=TBC=

评论(6)

热度(51)

  1. 百年后的你銀焜 转载了此文字